来自 艺术 2019-04-15 19:01 的文章

还有略微接近漫画的夸张

  一九四五年肄业于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前身为杭州艺专)西画科。一九四九年后历任江苏新华日报社美术编辑,美协江苏分会常务理事。并融汇西方现代画风,柯明(左)与钱运达在研究《天书奇谭》人物造型。他把潜心研究的中国民间绘画、雕塑、玩具、戏曲等元素全用到了该片的艺术造型上。金湖县文化馆美工,”画家柯明于2014年7月13日在美国匹兹堡市去世,柯明原名吴樾人,“吴樾人,一九二三年出生于福建福州。曾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曾在江苏省美术馆、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江苏人民出版社美编、编审。1980年代,出版有《阿福——柯明水墨画选》、《柯明画集》、《柯明画选》等。

  柯明曾应邀设计本土优秀动画片《天书奇谭》的动画形象,柯明的绘画承传中国民间艺术和水墨大写意画传统,享年92岁。形成自己的风格。

  1980年,《天书奇谭》部分主创在河北承德外八庙收集创作资料。前排右一王树忱,右二钱运达,右三马克宣,高处为秦一真。

  《天书奇谭》剧照就在球迷们为本届世界杯上德国队战胜阿根廷而大声喧哗的时候,旅居美国匹兹堡的著名画家、美术电影造型设计师、资深出版美术编审柯明先生静静地走了之前,柯明先生曾因肺炎住院,痊愈后,即为回国举办画展而忙于整理自己的作品和资料。大概因劳累过度,突感不适,再次入院,但精神矍铄,交流如常,绝无萎靡之状。医生试着让他自己呼吸,不料,氧气导管拔掉后竟然再也无法插入,柯明先生痰堵气管,迅即昏迷,心脏渐渐停止跳动柯明先生早年就读于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西画科,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学习、提高,中西并举,尤其热衷于收集整理中国传统的民间艺术,如木版年画、剪刻纸、皮影、泥塑等,并从中吸取精华,运用于学术交流和艺术创作中,使他的作品具有独特的个性和浓郁的中国民族民间风格,譬如他创作的水墨画《阿福》《荷花灯》等一系列作品,就很能凸显他的画风。1959年,柯明先生就出版了《怎样画漫画》等绘画论著,1980年获当年度的全国书籍装帧优秀作品奖,《金瓜儿银豆儿》1982年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洲文化中心“野间”儿童画书插图奖,1984年获捷克斯洛伐克国际书籍美术设计奖。而他借鉴传统民间木版年画人物造型和线条勾勒创作的漫画作品《诸葛亮剥葱图》独具创意,把家喻户晓的“三顾茅庐”故事来了个“新编”:刘备、关公、张飞三人来到诸葛亮的茅庐前,见门上贴出一张公告:“我庐人员诸葛亮因在本单位有重要工作任务,经研究决定,不同意调出或借出。茅庐庐长。”这“茅庐庐长”即指掌权的诸葛夫人。诸葛亮一直被视为人才和知识分子的代表、智慧的象征,他在“本单位”有什么“重要工作任务”呢?原来,他正在那里愁眉不展地低头剥小葱。而在一旁无所事事打瞌睡的“茅庐庐长”则不放心诸葛亮,怕他跑掉,还用一根绳子拴在诸葛亮脚上,另一头抓在自己手里。这幅作品对当时社会上某些单位不重视人才、阻碍人才流动的现象作了深刻而富有幽默感的讽刺,荣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银质奖。有了这种积累和创作心得,柯明先生又在美术片领域培植出一朵又一朵奇葩。由他担任美术设计的著名美术片有《红军桥》、《张飞审瓜》、《曹冲称象》、《黑公鸡》、《天书奇谭》等等,每一部都令人叹为观止,其中,由他担任动画设计的《好猫咪咪》获文化部1979年优秀影片奖,《天书奇谭》于1983年获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优秀造型奖。在此基础上,他甚至独创了南京彩塑小泥人,展出后由南京工艺美术界投入批量生产,成为南京旅游景点的工艺美术纪念品之一。《红军桥》大概是柯明先生涉足美术片领域的第一部。这部由钱运达导演的剪纸片,内容自然是革命的、红色的,用夸张的手法叙述军民合力在美丽的浏阳河上修建“红军桥”,与地主老财和军队对抗的故事。这个故事有着“魔幻现实主义”的色彩,只要财主和国军上桥,就会出现红军。因此,在美术设计上,柯明先生遵照钱运达的思路,气氛渲染主要围绕红色主题:红色的桥、红色的门、红色的床、红色的鞭炮。在中国传统的色彩观念中,这种红色即象征喜庆、朝气,是一种积极向上的文化观,就像后来张艺谋导演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除此之外,人物造型则明显吸取了皮影的艺术特色,充分运用剪纸的特长,还有略微接近漫画的夸张,使人物既有血有肉,又充满革命传奇的色彩。人物的衣着却采用不同的灰色调,显示出那个年代人物风采的真实写照。场景造型从桥到搭建的民间小屋都具有浓厚的民间风味。人们评价说,幽默的钱运达连《红军桥》这样严肃的红色作品也能拍得滑稽,其实,这里面少不了柯明先生的功劳。更值得一提的当然是1980年代初《天书奇谭》。为了使人物造型更具独特性,钱运达导演请来曾与他合作过《红军桥》和《张飞审瓜》的柯明担任设计。当时,柯明被落实政策调回南京,在《新华日报》当美术编辑,住在青云巷的一间房子里。下班后,他就在小平房里画彩色连环画《中国成语故事》,同时为动画片《天书奇谭》设计人物造型。夜晚很冷,他就找些旧报纸,在火盆里点火取暖,这样颜色也不会结冰。柯明把多年来潜心研究的中国民间艺术、绘画、雕塑、玩具、戏曲这些元素全用上了,很多角色形象都来自于戏曲造型,生旦净末丑俱全,如狐女的斜眼、两片腮红,是吸取了京剧旦角脸谱的造型艺术特点;县令是借鉴了丑角形象,加上非常夸张地采用削尖的鼠脸和鼠须来加强他的委琐感。特别好玩的还有小皇帝的造型,就像那种用硬纸板做的很土很便宜的小玩具,脖子是一根细木棍,硕大的头可以自由转动。柯明创作的这些人物形象为动作设计提供了最大的发挥余地,可以根据每个人物的造型特点、性格以及在戏里的规定情节来设计动作。比如那个太监来宣布:“宣狐女进宫。”他的嘴型就是长的、扁的、圆的不停地在动。那个小皇帝因为圆滚滚的看不见脚,走路就像不倒翁一样一摇一摆。蛋生吃饼先吃掉中间,再套在脖子上,转着圈吃,透出一种机灵劲。知府小眼睛不停地转,转得越快坏心眼就越多,同时配有“咔咔咔咔”的响声,像一对骰子发出的声音,充分表现了他的诡异与狡诈。总之,因为有了钱运达和柯明等主创的奇思妙想,《天书奇谭》完全脱离了那个时代尚流行的塑造“高大全”人物形象的轨道,处处发散出幽默感。柯明先生搞创作,绝对的认真,每设计一个人物造型,都要反复推敲。他先要在速写本上勾画草图,直到满意为止,再画正稿。譬如画小孩,他会一遍遍尝试鼻子和眼睛的距离,直到把鼻子这个点移到几乎与眼睛成一条线,显出幼儿天真可爱的感觉,他才满心欢喜。他对弟子说,画画不能一蹴而就,是一点点试出来的,只要耐心地反复尝试,一定能画好。晚年移居美国后,柯明先生依然钟情于艺术,出版了《柯明书艺》等三四本作品集,内容包括书法和绘画,独树一帜,令人耳目一新。这是他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